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上市不到3年,市值上涨超10倍,这家企业如何破解血管钙化难题?

作者:陈婕 2021-12-12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近年来,我国血管介入市场飞速发展,年PCI手术量突破一百万。

 

血管介入手段日益丰富,裸支架、药物涂层支架、可吸收支架、药物球囊等赛道涌入了众多玩家,但血管钙化治疗却始终是临床的难解题。

 

冠脉钙化加大PCI手术的难度与风险


冠状动脉狭窄程度越高,伴有血管钙化的概率就越大。

 

在我国接受PCI手术的100万冠脉患者中,约有20-30万中重度钙化病变的病患。而在美国每年接受PCI手术的100万患者中,有高达30%的患者存在血管钙化病变。

 

冠状动脉血管钙化会妨碍支架置入和扩张,使冠脉支架难以到位、贴壁不良,支架内血栓及再狭窄、冠脉破裂的风险增加,从而导致患者的PCI手术成功率降低,预后较差。而且,血管钙化容易造成血管堵塞,形成血栓,而钙化斑块破裂则会导致心血管事件发生。

 

冠脉钙化可分为血管内膜钙化和中膜钙化,血管内膜钙化可能与炎症反应、脂质沉积导致的平滑肌细胞骨化反应相关,而血管中膜钙化则与高龄、糖尿病、慢性肾脏疾病等因素相关。


单纯的深度钙化(中膜与外膜钙化)可按常规操作,一般无需特殊处理。严重的表浅钙化(内膜钙化)则直接影响器械的通过。

 

对于轻中度的心脏血管钙化,可以给予口服抗血小板药物及调脂药物治疗,预防进一步恶化;对于重度的心脏血管钙化,则需要进一步的介入治疗。目前,临床上主要有以下4种治疗血管钙化的介入疗法。

 

>>>>

切割球囊血管成形术(CBA)


临床上最常见的介入治疗方法便是切割球囊血管成形术,主要用来处理轻中度钙化病变患者。


医生应用切割球囊在钙化病变中进行预扩张,导致冠脉内中膜撕裂伴血管壁斑块均衡向外扩张及斑块轻微压缩。由于切割球囊的表面携带3-4个坚硬刀片,因此可以扩张开坚硬的纤维化病变甚至合并一定程度钙化的病变。

 

在使用切割球囊进行扩张时,球囊最大不应超过12atm,以免过高的压力导致刀片嵌顿而难以收回。而且,切割球囊主要针对轻中度的钙化病变,不能治疗严重钙化的血管。

 

>>>>

冠状动脉斑块旋磨术(RA)


利用物理方法消除动脉硬化斑块。通过高速旋转的旋磨头,根据“选择性切割”的原理将钙化斑块打磨成细小微粒,再置入支架,提高介入治疗的成功率,减少并发症的发生,主要用于高度钙化的病变。随着药物洗脱支架的发展,RA被重新定义为斑块修饰的重要工具。

 

这项介入操作对医生的水平有一定要求,强调慢进快退。如果术者操作不当,RA易引起并发症,常见并发症有冠状动脉痉挛、夹层、导丝断裂及穿孔等。多项临床研究显示,RA并发症的发生率为3%-8%。而且,打磨而成的钙质微粒会顺着血液流向远端,可能会导致血管远端栓塞。

 

>>>>

准分子激光冠状动脉斑块消融术(ELCA)


将消融导管送至病变处,经过准分子激光反复消蚀后,再用球囊高压反复扩张,以实现治疗效果,无需再植入支架。


激光治疗冠脉内病变最早可追溯至20世纪80年代,但因早期并发症多、安全性低,逐渐被淘汰,其中最常见的并发症便是激光导致的冠脉破裂。准分子激光属于冷激光,它的出现把激光消融术重新带向了临床。这种冷光源是一种脉冲性的照射,不同于以前热激光的连续性照射。脉冲性照射作用时间非常短,大大降低了对血管组织的损害。

 

ELCA主要适合于轻中度钙化病变,对于重度钙化的病变,ELCA联合斑块旋磨治疗可进一步提高手术成功率。2015年,我国安贞医院完成了国内首例ELCA。

 

>>>>

血管内声波碎石术(IVL)


唯一对深层钙化病变有治疗作用的技术。此前,多数介入疗法都只能治疗表面钙质,没有解决深层钙质,无法治疗质地坚硬、严重钙化的病变血管。


Shockwave Medical(以下简称Shockwave)公司开发的IVL是一种借鉴自肾结石治疗中的声波碎石技术,通过充满液体的球囊向血管壁输送脉冲性超声压力波以处理钙化病变。

 

对于血管钙化,尤其是深层血管钙化,IVL是目前唯一安全有效的治疗方式,而且操作较简单。2021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采用Shockwave设备,实施了国内首例冠状动脉血管内冲击波技术治疗重度冠脉钙化病变。

 

但IVL技术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对钙化严重、球囊导丝难以通过的血管治疗效果有限。因为血管钙化病变会影响介入器械的通过性,在临床应用IVL技术时,往往需要先用小球囊扩张病变血管,再放入声波球囊。

 

根据《冠状动脉钙化病变诊治中国专家共识(2021版)》,对于轻、中度的冠脉钙化病变,常规PCI仍然是主要的治疗手段。切割球囊对轻、中度钙化病变具有一定价值,但目前临床研究的证据相对较少。


冠状动脉斑块旋磨术、血管内声波碎石术等创新技术的出现,会进一步提高血管钙化介入治疗的有效性和普及率。全球范围内,Shockwave公司首次推出IVL技术,其IVL系统可在外周、冠脉领域使用,已治疗超3万名患者。

 

从肾结石超声波碎石中汲取灵感,震碎血管中的钙质


故事的开端是一个大胆的设想。

 

2009年,一名工程师、心脏病专家和销售人员聚到了一起。他们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碎石术能不能解决血管钙化问题呢?作为肾结石治疗的可靠手段,碎石术已经在临床上应用多年,它可能会以更容易、更安全的方式解决血管钙化问题。

 

在这个“奇思妙想”的基础上,Shockwave公司在美国成立,公司的IVL产品结合了传统的球囊血管成形术和超声波碎石术,在球囊低压扩张时可向病变血管提供未聚焦、圆周和脉冲式的声压波。


整个过程操作简单,建立在医生熟悉的冠脉球囊成形术上,医生的学习曲线较短。而且,超声波具有高振幅、低频率的特点,对人体血管的损伤较小。

 

Shockwave IVL系统包含:IVL发生器、IVL连接器电缆和球囊导管三部分。治疗过程可分为以下四步:

1、IVL导管通过0.014英寸的导线送入钙化病灶,集成的球囊被扩大到4atm(约1.4mm),以促进能量的有效传输。

2、来自发射器的放电使球囊内的流体气化,形成快速膨胀和塌陷的气泡,产生声波压力波。在实验中,声波压力波由于密度差异大,只需几个脉冲即可破解石膏制成的钙模型。

3、压力波产生局部的场效应,穿过柔软的血管组织,选择性地击碎血管壁内侧和内膜的钙质,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血管壁的创伤。

4、在钙化物质修饰后,集成式球囊随后可用于在低压下扩张病变血管。


1.png

IVL系统治疗的四个主要步骤  来源:Shockwave公司官网

 

通过IVL系统上的超声波装置,医生可以清除患者血管表面及深层的钙化,在拓展动脉腔的同时软化血管。

 

Shockwave公司主要将IVL技术用于治疗外周动脉疾病(PAD)、冠状动脉疾病(CAD)。基于相同的技术原理,冠脉和外周领域的Shockwave IVL系统主要在球囊上有差别,发生器和线缆都是通用的。


除此之外,公司看到IVL技术在治疗主动脉瓣狭窄上的潜力,正在研发相关产品。随着年龄增长,人体的主动脉瓣逐渐钙化、变窄,会使得从左心室进入主动脉的血流受阻。当前,临床和企业都在关注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但该手术操作难度大且价格较高,在推广上存在一定难度。


2.png

Shockwave获批IVL产品  来源:Shockwave公司2021年半年报

 

自2018年Shockwave在欧洲地区推出治疗冠状动脉疾病的IVL系统以来,已有超3万名患者使用该系统。

 

此前,Shockwave基于C2 IVL设备开展了DISRUPT CAD III研究,这是一项前瞻性、多中心、随机临床试验。这项试验共招募了美国、德国、奥地利和新西兰共4个国家的431名患有严重钙化的新发冠状动脉病变的患者。


在接受治疗30天时,92.2%的患者都没有观察到MACE(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在试验中,即使在最大的血管钙化区域,支架扩张率也高达102%。


试验结果证实,对于冠状动脉严重钙化病变的患者,IVL能够通过声波压力破坏钙化病灶,促进支架的输送与扩张,其可能改善患者预后,降低围手术期临床并发症的发生率。

 

2019年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上涨超10倍


发展至今,Shockwave的管理层已历经大换血。

 

Douglas Godshall自2017年5月以来担任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并进入董事会。此前,他曾担任纳斯达克上市公司HeartWare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官,并在该公司被美敦力收购之前一直担任董事。而在加入HeartWare公司之前,他曾在波士顿科学担任行政、管理职务。

 

同时,Isaac Zacharias自2018年11月起担任Shockwave的首席商务官。此前,他在公司担任结构性心脏病部门总经理和国际销售部总裁。在加入公司之前,他在波士顿科学负责PCI业务的总经理。他的职业生涯从研发工程师开始,担任过各种临床和营销职务。

 

两位波士顿科学的强力干将加入Shockwave,对公司而言是锦上添花。2019年3月,公司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

 

公司一直大力投入研发工作,2020年的研发开支为3690万美元。截至2020年底,公司共有45项美国专利和59项外国专利。


而且,公司一直在加强市场营销能力。发展至今,Shockwave已在美国、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建立了直销点,并在北美和南美、欧洲、中东、亚洲、非洲和澳大利亚的50多个国家建立了广泛的分销商网络。

 

产品的不断获批,特别是获准进入美国地区,大大提高了Shockwave公司的市值和收入。上市仅2年多,Shockwave公司市值已上涨超10倍。而且,根据公司2021年半年报,产品收入从截至2020年6月底的2550美元增长至截至2021年6月底的8780万美元,增长率约为245%。

 

3.png

外周、冠脉、其它产品收入  来源:Shockwave公司2021年半年报

 

在2020年时,公司外周产品的收入要大于冠脉领域的产品。但在2021年,冠脉产品实现了增幅为452%的猛增长。这主要是因为2021年公司的C2 IVL产品获得FDA认证,在美国地区进行销售,大大提升了公司在冠脉领域整体的收入。


尽管已有IVL产品获批,但迄今为止Shockwave仍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20年底,公司的净亏损达6570万美元,累计赤字约2.4亿美元。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或将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健适医疗引进IVL技术,成为中国独家代理


美国是Shockwave公司的主要市场。在Shockwave公司2021年半年报中提到,按照公司产品发货的主要地理区域分类,在美国境内的产品收入为6400万美元,在所有其他国家的收入为2380万美元。

 

目前,Shockwave的产品尚未进入中国。但在2021年3月,公司宣布与健适医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合资公司,名为Genesis Shockwave,共同推动Shockwave的IVL 产品在中国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健适医疗将作为ShockWave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在国内分销公司的全线产品。

 

近年来,Lisence-in(医疗器械授权引进)+自主研发的模式在医疗领域逐步走向成熟。与健适医疗仅相隔5个月,远大医药在2021年8月宣布以最多共7200万美元为代价取得FastWave Medical 100%的股权。这是一家今年才成立的新公司,主要研发治疗冠脉疾病的冲击波球囊,跟Shockwave是“同行”。

 

作为全球冲击波球囊领域的先行者,Shockwave用十几年的实践、试验数据、获批产品证实了IVL技术的可行性和有效性。目前,我国赛禾医疗、中荟医疗(汇禾医疗子公司)等企业也在自主研发冲击波球囊。2021年10月,赛禾医疗的冠状动脉冲击波碎石系统完成首例临床入组。


同时,随着健适医疗、远大医药引入血管内冲击波的先进技术和产品,借助平台强大的资源和本土化优势,或许IVL技术会逐步在国内发展起来,破解血管钙化治疗难题。

 

参考文章:《冠状动脉内旋磨术中国专家共识》

《冠状动脉钙化病变诊治中国专家共识(2021版)》

《周玉杰:冠状动脉钙化病变治疗的挑战与展望》——《中华心血管病杂志》

《TCT 2020 | 周玉杰点评:Disrupt CAD III——球囊声波碎石术(IVL)治疗严重冠状动脉钙化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门诊新视野》 

《CCI创新快讯 | 球囊声波碎石术:Scott Shadiow访谈录》——《中国网医疗频道》

如果您想对接letou乐投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letou乐投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letou乐投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